当前位置:主页 > 10bet手机官网 >

浦银安盛和银河证券进入金融法庭,涉及4000万回购违约

上传时间:2019-03-14


新浪财经新闻3月13日,中国裁判的文件公布了关于浦银安盛金融法庭的浦银安盛基金和银河证券的民事裁决。

一般情况是:银河证券子公司的产品回购违约4275万元,浦银安盛基金向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也接受了。但是,银河证券要求法院裁定交易主体不是银河证券等,并且仲裁条款申请未生效。浦银安盛基金表示交易对手为银河证券。上海金融法院认为,银河证券是交易员或交易对手,并且不在法院的管辖范围内,但银河证券的原因还不够。法院不支持银河证券并拒绝了银河证券申请。

法院文件难以阅读,新浪采矿基地(ID:sinawjj)按时间顺序排列:

银河证券子公司产品回购默认浦银安盛基金提交仲裁申请

2016年4月6日,银河证券公司签署了“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债券质押协议回购协议的主要协议”(以下简称“主协议”)。

2015年2月27日,浦银安盛基金在主协议的资产管理和理财产品的签署页面上签署。

你为什么先解释主协议?由于上述“主协议”第18条规定本协议下的争议无法通过协商解决,回购方同意将争议提交至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员会)仲裁;第19条:本协议是公开协议,由参与者签署,并在签署方之间生效。

2017年6月28日,一家名为北京易禾水星的公司投资于银河证券子公司银河金汇,并以浦银安盛基金的货币基金浦银安盛日日丰回购。浦银安盛是反向回购(融资金融)交易者,银河证券是正回购(金融整合)交易者。

可以粗略地了解到,银河证券子公司银河金汇的第109个资产管理产品从浦银安盛日日丰货币市场基金借入资金。贷款金额为4275万元,协议还款日为2017年7月12日。协议利息为85265.75元。

2017年7月12日,过期,银河证券子公司银河金汇产品未偿还。

2018年5月16日,浦银安盛基金向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要求提供银河证券以偿还融资和融资利息。仲裁委员会接受了仲裁案件。

简单的表达方式是:银河证券子公司的资产管理产品借入了浦银安盛基金并且没有返还资金。浦银安盛基金进入仲裁委员会,仲裁委员会接受了。

根据常识,银河证券需要仲裁,并且还款完成。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银河证券请求法院判决:主体不是我申请仲裁条款不生效

银河证券向新成立的上海金融法院申请“主协议”的相关规定,银河证券和浦银安盛基金均无效,即银河证券不承认仲裁。

理由是,银河证券认为:

1.浦银安盛基金根据2015年2月27日签署的主协议中的仲裁条款启动仲裁,但银河证券未在主协议上签署,因此主协议不足。证明在浦银安盛基金和银河证券之间达成了有效的仲裁协议。

2.浦银安盛基金提交的“主协议”由其管理的货币市场基金浦银安盛日日丰签署,在FTZDXXXXXXX(以下简称仲裁案件)的仲裁案件中,浦银安盛基金自行启动仲裁。名称。因此,主协议中的仲裁条款不应对浦银安盛基金以其自己的名义提交的仲裁案件中的浦银安盛基金有效。

3.根据“主协议”,仲裁条款仅对债券质押协议回购交易方具有约束力,且银河证券与浦银安盛基金之间不存在回购交易。参与仲裁案件的回购方是北京易禾水星投资有限公司委托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金汇公司)建立“银河惠达颐和109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管理”合同“(以下简称产品编号109),银河证券只是根据订单申报交易的经纪人,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系统(以下简称上交所)中显示为正回购交易商,而不是对于这个浦银安盛基金的回购方也知道银河证券不受主协议条款的约束。

浦银安盛基金:银河证券不否认交易对手是你

银河证券说了这么多,那么浦银安盛基金也有自己的说法。浦银安盛声称银河证券的请求和原因(即银河证券声称“主协议”仲裁条款未生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要求法院驳回。

浦银安盛基金的原因如下:

1.投资者参与上海证券交易所债券质押协议应在回购协议签署之前,银河证券已签署“主协议”并提交至上交所,应遵守“主协议”中的仲裁条款。

2,浦银安盛0x7d货币市场基金成立晚于浦银安盛基金签署的“主协议”时间,银河证券称浦银安盛基金系统浦银安盛日日丰货币市场基金签署“主协议”缺乏事实依据,浦银安盛基金中的“主协议”登录资产管理和财务页面,而不是在自然人和机构页面上,并不能证明浦银安盛基金是主协议。根据交易信息,浦银安盛基金作为反向回购交易商进行了争议交易,因此受主协议的仲裁条款作为回购方的约束。

3,根据“证券交易所债券质押协议购回协议暂行办法”第6条的规定,协议回购交易由回购方通过交易系统申报并经交易系统确认。根据上交所交易平台发布的交易确认,参与交易的各方均为银河证券和浦银安盛基金。对于不是实际交易主体的银河证券,浦银安盛基金并不知道,因此作为协议回购的回购方的银河证券应遵守主协议的仲裁条款。

上海金融法院:银河证券交易员或交易对手不在我手中

上海金融法院认为,银河证券提出的仲裁协议无效的理由不是法律原因,也无法确定。

法院认为:

首先,“主协议”是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供的具有仲裁协议的统一合同文本。投资者应在参与协议回购前签署协议。

银河虽然证券未在2015年2月27日由浦银安盛基金签署的主协议上签署,但银河证券于2016年4月6日以完全相同的主协议签署。记录在上交所,此行为表明银河证券同意根据主协议将争议提交仲裁委员会仲裁。

其次,银河证券所宣称的浦银安盛基金不是仲裁协议的一方,这是错误的。

虽然浦银安盛是在主协议的签名页面上签名的,例如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浦银安盛基金和银河金汇之间的邮件由银河证券提供,不足以确定浦银安盛基金是浦银安盛日日丰货币市场基金。签署“主协议”,没有其他证据表明浦银安盛基金不是仲裁协议的当事方。因此,银河证券表示仲裁协议对浦银安盛基金的无效性没有意见,法院不接受该信。

第三,对于银河证券,银河证券被认为只是回购交易商,而不是回购方。法院认为,这个问题不属于仲裁协议有效性的司法审查范围,应由仲裁委员会在审判中确定,上海金融法院不对其进行审查。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60000 milliseconds with 0 bytes received